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豆腐啊,我的命

  •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吃货
楼主回复
  • 阅读:10659
  • 回复:0
  • 发表于:2014/5/14 18:48:26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岳阳县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每每饭桌上有豆腐这道菜,并且人还比较多,我也兴致高的时候,我往往都会说起这个有关豆腐的笑话。

  说是一个吝啬的老财主,对外声称最爱吃豆腐,豆腐是他的命,每当有客人去他家做客,全是豆腐,并且说豆腐是他的命,只爱吃豆腐,不吃不行。于是大家都说这个财主小气。有一日财主去朋友家做客,朋友全坐了荤菜,只有一个豆腐,但是财主一口豆腐都不吃,全吃肉。朋友好奇问为什么不吃豆腐,财主答道,有了肉吃,我连命都不要了。

  笑话每说道此,大家都会大笑不已,但是并没有谁会停止吃豆腐的步伐,豆腐也总是第一个被扫光的。

  豆腐全国到处都有,算不上什么稀奇物,不过品种丰富,做法多样,确实数不胜数,甚至也吃豆腐三字也被隐喻了更加深层次的男女之间的隐秘味道,或者和小葱搭配在一起又表达了一种正直的隐喻。不过不可否认豆腐的作为做好的植物蛋白补充,廉价味美,易于搭配的品质,让众多食客流连忘返。

  不过其实我小时候并不是很爱吃豆腐的,原因可能有三,一是总觉得家乡都豆腐豆味太重,而小时候总是很反感这些味重的东西,比如香椿茼蒿;二是贫困的年代,豆腐往往也是伴随着清汤寡水,少有少盐的味道实在谈不上什么美味 ;三是旧时每日要在学校食堂吃一餐,而这一餐天天都有豆腐,实在是让人痛心。不过时过境迁,现在的豆腐由于豆类的改良,产量上升,反而失去了那股豆腥味,做出来的豆腐也越来越寡味,反而怀念那个豆腥味浓重的豆腐了。

  又说小时候,虽然水豆腐没有成为脑海印象里的舌尖上的美味,但是却又其他几样豆腐或者叫豆腐的食品却一直铭记脑海。

  一是沿街叫卖的豆腐脑,说起豆腐脑很容易挑起南北是吃甜还是吃咸的战争,不过在我故乡确是只有咸豆腐脑这一说,而且不仅仅咸,口味更重,新鲜还冒着热气的豆腐脑,卖豆腐脑的大爷飞快的用铁勺铲起几块放到碗中,加入葱蒜,剁椒,酸萝卜,辣椒油,加上一点麻油,勺子拌一拌,还没吃闻着那股豆香,麻油香,葱姜蒜辣味的融合,深深吸上几口,迫不及待的吃一口豆腐脑,让人差点就把舌头都吞进去。

  第二样豆腐其实已经不能算豆腐,因为是米豆腐,在家门外的十字路的老街巷,有一个卖米豆腐的老阿姨,她卖两种米豆腐,一种是加了葱花和盐的大块米豆腐,切开后油炸,吃起来是外酥内嫩,因为有香葱,是非常的香脆。还有一种就是米豆腐,不过是一粒粒圆形的,拇指粗的颗粒,也是拌上葱蒜,剁椒,酸萝卜,辣椒油等,不过和豆腐脑不同,这个口感Q弹,并且是凉食,调味虽然一样,但是风味完全不同。只可惜现在的老家,伴米豆腐还是有卖,但是油炸米豆腐再也无迹可寻,已经深深的藏在了我的脑海里。

  再有一样就是卤豆腐,香干做成的卤豆腐可以加热拌,可以切花刀炸,但是都离不开那层厚厚的辣椒油,吃下去,辣的满头大汗才是爽。那时候每到下课了,都去去卤豆腐摊子前吃一串油炸卤豆腐或者拌卤豆腐,一天的学习辛苦也就完全不觉得了。现在每年回家,都要去卤菜摊子买上几包,卤菜摊子也学会与时俱进了,把做好的卤豆腐真空打包,贴上自家的标签,据说有归来的侨民都要带出去几包,也算是名扬海外了。

  有豆腐的地方就有江湖,豆腐总会变化出各种形态让你大呼过瘾,会变成用菜籽油炸的油豆腐,可以直接炒肉,而又因为家乡的豆腐有韧劲,更适合用来酿肉。也可以做成豆腐乳,家乡的豆腐乳比别的地方的更硬一些,没有那么绵软,而对于我来说,豆腐乳往往被我拿去搭配涂抹烤熟的糍粑,虽然卖相有点不好看,但却是成了我对糍粑最好的记忆。

  不过说起豆腐,不能不提的就是豆腐渣,一首民谣,高沙豆腐渣,哈宝也爱恰,废物变成宝,试过就知道。让我一直都对这个豆腐还有崇高的敬意,从豆浆到豆腐脑到水豆腐到豆干到豆皮豆笋豆到豆渣,黄豆用它较弱的身躯,转化成了豆腐,成型的每一刻都给予了中华儿女不同的口味,最后连化成的一点渣渣都能转化成美味的菜肴,不得不让人感动。

  豆腐终将穿过我的味蕾,又将延续给我的子孙,生生不息。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