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中洲垸内滥挖乱采砂石谁来管?

  • 洞庭湖老麻雀
楼主回复
  • 阅读:16941
  • 回复:1
  • 发表于:2014/6/29 21:42:18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岳阳县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岳阳县中洲乡位于县境西南部。原为洞庭湖洲。湘江入洞庭湖口于汨罗市新塘乡荞麦湖处分为两支,经年泥沙冲积而成,洲处其中,故名中洲。1976年筑中洲大堤,全长20.4公里,围湖造出了中洲垸。垸内面积的十之六七在岳阳县。岳阳县的红旗乡、兴旺乡经历分分合合,如今组建成了一个中洲乡。内有良田4.3万亩、养殖水面1.5万亩。垸内费家湖、大明湖、小明湖、平桥湖、宝塔湖点缀其中。

     中洲垸里,有两家单位(中洲渔场、中洲水委会)不隶属中洲乡人民政府管辖。其中中洲渔场系岳阳县畜牧局下面的二级机构,由岳阳县畜牧局负责工资发放、劳保福利、人事任免等。中洲乡人民政府行政力量覆盖不及中洲渔场。近年,外湖(洞庭湖)的采沙权被潇湘砂石有限澳门威尼斯人网站中标,小型建筑用沙日趋紧张,由于利益使然,进驻内湖采沙的船只愈来愈多。

                        一,谁在中洲垸内采沙?

           2012年,经岳阳县人大副主任李中明在人大会上多次呼吁,仅费家湖因系中洲乡人民饮用水源,得以叫停采沙,垸内其他地方依然屡禁不止。中洲大堤上,每天运沙车辆络绎不绝,采沙船机声隆隆、轰鸣不止。有数据表明这里的沙场和采沙船毛沙的年开采量在10万吨以上。记者调查了解到,集中在中洲垸里内湖采沙的共有五处、约七八支船队:

        1,大明湖,2组船,最早一个叫周X香的老板进驻了一条采沙船。去年转让给一个广州老板没有成,今年换了一个岳阳老板。一说沙场老板叫李X斌,另一说老板为姚X劲、苏X湖;

       2,小明湖,一组船。老板为周X伟;另一说为陈X斤(陈X康)。

       3,平桥湖(在仁义村的上面)。1组船。老板周X伟、黄X波;有三四条船;最早由一个叫李X平的人承包,后李打牌输了不少钱跑了。

       4,大宝塔湖有大湖,小湖;大湖又叫下宝塔湖,小湖又叫铜盆湖;铜盆湖的老板,叫周X君;以前铜盆沙场曾闹出一个非法集资案,后由县委政府出面调解。

       5,下宝塔湖,一组船。老板李X爱,群众呼声最大。李X爱的采沙场靠近外湖六门闸,最接近中洲大堤,为中洲垸内六道河流中最后一道屏障,李原为中洲渔场职工。李背后实际的老板为长沙天音集团老总刘某,2012年刘从外湖搞了一条船进来。另传岳阳县某局某领导参股其中。

                                              二,采沙碍了谁?

         李X爱说他的采沙船距离中洲大堤有1600米,乡镇有干部说大致在1200米远。因现时湖面水位高,看不到被挖采过的实际情形。在当地政府出台的相关河道保护的条例中,距大堤500米内为红线。采访时李X爱说他办齐了所有允许采沙的手续,他采沙是合理合法的。有乡镇干部私下向记者质疑:不可能办下来。如有采矿证,则乡里可以征收他的砂石开采管理费。但乡里没有收过他一分钱的费,乡里也没有采矿证。记者采访的时候,有几条船闲泊在湖边,从采沙船上卸下的沙堆码成山。知情人说这是堆场的沙没有运走,一运走,场地空下来,采沙又开始了。

         事实上,这些采沙船只全部由岳阳县水务局颁发了《河道清淤许可证》。可群众反映强烈。认为这些船只假借清淤之名行采沙之实,把湖床破坏得百孔千疮,湖底到处是深坑。已经对当地水文有影响,甚至连地质也起了变化。居民佘X根反映,河岸崩塌导致了他岸边上的房屋地基下沉,墙壁裂缝。

         而作为乙方的渔场养殖户,认为船只行经搅浑了水,制约了水产品生长,影响了合同内容中的养殖生产。“06年泛湖,我记得是8月26日,宝塔湖精养户损失了几百万”。中洲渔场李某回忆当年说。也有渔场领导认为,河底采沙严重破坏了鱼类生存的草场,致使后续承包价格一老提不上来,对渔场的收益是一大直接损失。说到禁止采沙,既是沙场老板也是中洲渔场场长的刘X云表态“别人停,我也停”。

        拖沙卡车的轧碾,对县道和村道也造成了相当程度的破坏。当地有40多个村组,4-50吨重的大车造成路面严重开坼,中洲乡老百姓为此多次闹访到乡政府。中洲乡党委政府和中洲乡老百姓对于渔场颇多抱怨,认为养鱼时用的鸡粪、猪粪、钙镁磷、尿素、碳铵过量投放,造成了水质污染,气味难闻,其中大肠杆菌近期检测更超过了35万个/500ML。铜盆村一个村有7-800户村民,连地下水都不能饮用。中洲乡政府为此投了几十万进去水改,也解决不好。这是中洲渔场的另一大问题。

          由于靠近中洲大挖采,给当地防汛带来极大的负担,中洲大堤一些地方已出现细微裂缝。一旦出现上个世纪98年那样的大水,后果不堪设想。中洲乡党委政府中有人忧心忡忡: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将来追责,撸掉帽子的肯定是当地乡政府的主职干部,而最大最直接的受害方是5万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他们真的鞭长莫及,对此既多抱怨更多无奈。政府工作人员抱出一大摞的公函给记者看,足有三十多份之多,都是历年来向上一级机构汇报关于加强中洲大堤保护、杜绝内湖挖采的建议。

                      三,无序采沙谁可以监管?

          对于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原因,知情人士认为主要有四点:未经得乙方(养殖户)的同意;未经得渔场管理层的同意;未经得职能部门的同意;周边邻里关系(村、组、乡政府)未协调处理好。中洲乡的铜盆村、白沙村村民曾多次组织上访到当地县委政府、水务、畜牧等相关部门,最后又绕回到中洲司法所。

         对此中洲乡司法所的解释是,他们没有执法的权属,不能硬性执法。一到枯水期,采沙的旺季,更多的扯皮事件让他们急木了脑壳。认为要解决上述矛盾:必须有职能部门的介入,明确界线;乙方认同,有序开采;顾及渔场的生存、管理。
  
        所里也有人认为干脆坚决予以取缔,才是正着。因为中洲渔场只能养鱼,不能采沙,更何况这种完全商业利益化的行为,偷逃了国家税收(税收无人收取),中洲乡政府和中洲乡老百姓落不到一毛钱的好处。

        目前,中洲垸内的采沙,中洲渔场无人管,他们没有执法的主体资格;中洲乡人民政府管不了,不在他们行政区划管辖的范围内。这么年一直陷于一个执法空白区。坊间群众言之确凿直言不讳:为什么反映到县委政府去好些年了,一直都得不到重视和处理?因为这些采沙的老板背后,有极个别的党政官员在背后入股幕后撑腰。

洞庭湖里的老麻雀  2014年6月29日  于荣家湾  常常斋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 随心而安
  • 发表于:2014/6/30 17:23:15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都在卖祖宗的物业
(0)
(0)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