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梅雨季,泪阑珊—写在婆婆阴生的日子里

  • 春之呢喃
楼主回复
  • 阅读:12615
  • 回复:0
  • 发表于:2014/7/2 14:11:24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岳阳县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写在婆婆阴生的日子里

       今天,本来是个十分快乐的日子,您的儿孙们都将围拢而聚,为您庆生。这个场景,让我想起了给您做八十大寿的那年,何等热闹非凡,忍不住又热泪盈眶... ...
      我第一次见到您,没觉得您有啥特别,也就一普通的老婆婆,农村到处可见,真的。并且稍微有些失望,因为那个屋子实在太破败。我还跟老公开玩笑说:我怎么走到了鸡犬不闻的“世外桃源”,其实我本想说——“黄土高坡”的,怕引起您、您的儿子和一起同行的人不满。
      但是,随着我跟您满崽恋爱的发展,我发现了您不同常人的阅历,发现了您不同常人的大度,虽然我没有开口叫过您一声“妈”。妈这个字,在我的嘴里已经很生疏,我实在是叫不出来,但是,我知道,我把您当娘了。所以,只要发现您儿子、我丈夫的不是,我就喜欢跑您的面前来告状,以至于您的儿子、我的丈夫总说我拿您来压他。他是个很孝顺的崽,但不是那种愚孝,他有他的主见,但是他不善于表达,所以,我才会愿意把我的一生幸福押在他身上,即使当年的他一穷二白。
       您也从来没有把我只是当成您的媳妇看待,不管我是生病住院,还是因为生孩子,您会让您所有的亲戚来看望我,让我感受亲情的温暖,品尝幸福的味道。自从走进了您这个大家庭里,我的心一直是充实的,不来不曾感到过孤单。
       和您的满崽还在热恋期间,某次我卧病在床,被您的大外孙女看到她满舅喂饭给我吃,她忿忿不平跑您面前告状:“外婆,您看满舅咯太掉价了,还冇娶进屋的老婆就喂饭给她恰哦,外婆您管一管咯!”您却对小姑娘说:“爱姑娘,那是你满舅自己愿意的,谁也管不着,外婆不心疼,你看不惯就不要去看。”我不记得后来是谁说给我听的,就是这么一句话,让我觉得,即使您老得无法给我带孩子、帮不上我任何忙,我都要感激您!还有和老公吵架的日子、我生病住院的时候,您都会对您的满崽、我的老公说:“你老婆从小就没有娘,娘家人又很单薄,她没有什么依靠,你是个大男人,要多关心她、爱护她,要让着她... ...”这些话,哪里是一个从来没进过学堂门的农村老太太说的,分明是一个深明大义、通情达理的婆婆啊!
       即使那年,您的儿子大闹着要跟我离婚,我心碎,我无助。我想,若不是因为您的执着,也许那个时候,我们就真的散了... ...
       我不是个孝顺的媳妇,的确不是,如果不是因为您这次住院,我从来没有伺候过您,您也从来不曾麻烦过任何晚辈来伺奉您,您的身体也一直很棒,虽然您有高血压。我也从来没听到您抱怨过什么、说过谁的不是,您一直把您的诉求埋得很深很深——“我不愁吃,不愁穿,日子很好过,你们不要操心我。”确实,跟您年少时流离失所、食不果腹的岁月相比,也许真是您当年无法想象的天堂了。只是,我现在发觉,我们其实更应该对您好些,让您笑得更爽朗些!
       刚把您送进医院的前两天,我真的很乐观,因为第二天您的血压就降下来了,直到大姐从柳州赶回来后,主治医师把我叫进办公室,给我说您病情的严重性时,我当时很震惊。于是,我把您所有的孙辈们抓进我的微信圈,因为我知道,您的时日不多了,我得让您所有的儿孙们来见证您的最后时光。
       您在医院住了11天,我每天看着您的变化,您不跟我们说任何牢骚、抱怨的话语,只是念叨着:我要回去,不能太麻烦你们了。您不知道,您说这些时,我们是多么地难过,尤其是那时的我,特别担心、害怕您见不着您的小儿子,我那远在北国沈阳的丈夫。
       每次我到了您的病床前,您唯一问起的就是您最小的孙、我的儿子,我告诉您:他在学校上课,暂时没时间来看您。但是,每当我下次去,您依然问。于是在周五的晚上,我把他带到了您的面前,那个晚上,我们离开时,您居然意外地把我们母子送到了病房门口。当时的我很欣喜,以为您慢慢会好起来,并且第二天您坚持自己下床了!
       5月25日早上,我和大姐扶着您上厕所,您晕倒在我和大姐怀里时我惶然,多亏大姐很镇定,说马上叫医生过来抢救。等医护人员将您从死神手里夺过来,给您心脏监控时,我坐在您的床边,握着您的手,心里在悄悄跟您说:“您不能就这样走,您真的不能就这样走了... ...”眼泪不停往下掉,但是又怕被您看到,虽然您已经说,您看不清楚人了,但是我仍然背着您,而且不敢哭出声音来,怕影响到您的心绪。我一直小心翼翼,害怕您问,但是您从来不问我自己的病情。我不知道您是否已经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但是,我握着您的手时,您的手指在轻轻敲打我的掌心,您是给我传递什么信息?我无从知道,当时的我除了悲伤,没有别的。那天早上发生一个小插曲,二嫂因为多日劳累,她也晕倒了。或许您是从她那里感染到什么气息,您更加坚决要求回家。您一而再、再而三地说:我要回去,我害得你们太辛劳了!... ...服侍您是我们作为儿女的应尽之责,没有辛劳两字!婆婆,我的娘... ...
       给您办好出院手术,第二天去医院结账,坐着等账单的时候,我给大哥打电话,询问您的情况。大哥说您很好。我心里明白,再好也无法回到那个见着我们就笑盈盈、泡来热茶的您了。大嫂和二姐夫从来都这么对我说:“嗲嗲娭毑最喜欢你这个满媳妇,只要一看见你,就合不拢嘴,病都好了一半!”我真的愿意一辈子做您两老的开心果,当一个快乐的小燕子在你们身边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可是,这样的美好岁月再也无法找寻... ...
        把老公从黄花机场接回,直接奔赴蒿塘坳。那个晚上的您看见满崽,笑,很慈祥的笑,和言细语地说:“那么远,跑回来干嘛?!”“马上过节了,肯定要回来的呀!”我解释给您听。我不晓得您当时到底清不清楚端午节到底还有几天,但是当时的您绝对很开心、很快乐、很知足、很满意,因为那晚您给我们的感觉就是:您确实很好。不像在医院抢救后,医生问您满女儿名字,可您一遍又一遍说的都是大姐的名字。我当时眼泪就直往下掉,我明白,您一定觉得亏欠大姐太多,所以您心里一直装着她。在听闻您住院,大姐立刻从柳州赶了回来,一到长沙就至始至终守在您的身边,不离左右,直到您的寿终正寝!是的,大姐不光让您觉得亏欠她,也让我们大家都觉得,大姐对您的爱,无人能及!!
       在集镇上住了多久,我没计算,在那里应该说是您病情恶化得比较慢的一段光阴,也是我去看望您最少的一段时间,我自私地以为:我尽我的能力把您的儿子送到您身边了,我可以缓一口气休息一下了。直到大家都提议要将您送回老屋来时,我似乎看到了死神狰狞的样子,我欲哭无泪,我也无力回天... ...
       在枫树屋二哥的家里,您的身体每况愈下,迅速地衰颓,真的让人怜惜。大小便失禁,口齿不清,神志模糊,水米不进... ...死神在迅猛地掠夺您,侵占您的身体,摧毁您的意志... ...
       6月8日下午,我协助大姐、二姐给您洗澡。在浴室里,您一直忍着没拉的大便在厕所里恣意地屙出一大堆,我当时真的有点恶心、难受,但是我觉得我没资格退缩,我饱含眼泪,因为我发现,直到那个时候,您的意识绝对是清醒的,您怕摔,死死地拽着我们仨;因为淋湿的头发挡着了您的眼帘,您有意识想用手去拂,但是那个动作您没法自主完成了。当姐姐们把您身上的水擦拭干净,我把您的双脚搬到我蹲着的大腿上放着,您轻轻的、乖乖的没有动弹,您一直在配合着我们为您洗澡... ...
       尤其是最后两天,您已经水米不进了。我用棉签蘸水涂抹您那干枯的嘴唇时,每次只要棉签接触到您的嘴唇,您就会颤抖,很明显的抽搐!隔壁的一个嗲嗲说:"你这个时候给她水,胜过她好过时的大鱼大肉... ..."我的眼泪就像泄了洪的闸门,倾盆而下。何尝不是啊,这个时候,生命多么的脆弱,多么的孤苦,一滴水至少能让您感受到您的身边还有亲人守护着您,关注着您,让您有些许慰藉。那个时候,您的外孙大声叫您,没有反应。但是,您的老姐妹来跟您说话,您会剧烈地抽搐,而且不间歇... ...您是不是有话对她说,因为她是您今生今世的好闺蜜,年轻时一起劳作,一起欢笑... ...我觉得,这个时候,您是否潜意识里回到了青年时期的美好岁月,和公公在一起的幸福时光... ...
       自从您回到老屋,我每次都是轻悄悄地来到您的身边,我不敢出声,怕一开口就会泣不成声,怕我的悲伤影响到您平静的外表。还有一点,您一直就知道我,在乡下我是个胆特别小的媳妇,我怕黑,怕所谓的鬼,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是,我莫名其妙地怕!不过,这次我经历了您的这一个多月日子,我却没感觉到多少害怕。老公告诉我,因为您是我的亲人,没有什么可怕的。是啊,您一直就喜欢我、爱护着我,怎会让我害怕呢!所以跪在您的床前给您烧倒头纸、看着您的三个儿子给您净身、穿寿服的时候,我一直都静静地跪着,默默地流着眼泪,看着您... ...
       您走了,您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了,您是不是见到了公公,一个轮回12年,多么的巧合啊,所以我坚信,您是投进了他的怀抱了,您在那个极乐世界重新找回了自己的挚爱!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