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伴官如伴虎,情妇需谨慎[转]

  • 爱我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楼主回复
  • 阅读:13950
  • 回复:0
  • 发表于:2014/7/7 20:00:0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岳阳县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7月3日,一条消息在网络上激起了一点小波澜——69岁的原汕头市政协主席赖益成因涉嫌伤害致死一名35岁东北籍女子被刑拘。赖益成已于2007年退休,官方发布的正式消息中也没有这名女子的身份信息,但一个退休老官员杀死一名年龄与之相差近乎一倍的女子,这样的消息很容易将看客们引入“贪官+情妇”的故事模式中。而无孔不入的媒体更是找到了“知情人士”,引用他们的说法称该女子与赖益成育有两子;还有事发小区的“工作人员”出来指证,称事发前两月赖益成频繁出入该小区,有时带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散步,而那殒命女子还有另一个仅有数月大的孩子。

    上述媒体的报道是真是假,对于看客们来说,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媒体的爆料非常符合赖益成杀人消息本身所带来的想象,各种元素严丝合缝地嵌入了整个故事的框架之中,毫无违和感。对于看客们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因为一切都不出意料之内外,至于这些爆料的真假倒是在其次的,反正是无风不起浪。真相究竟怎样,随着警方的后续调查,殒命女子是不是情妇、赖益成是不是贪官,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这消息,让很多人联想到2007年济南那起段义和案。时任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段义和,因不堪情妇纠缠,指使他人将其多年的情妇柳海平炸死,酿成了时称“建国58年来性质最恶劣、影响最坏、蓄意爆炸杀人涉嫌官员级别最高”的爆炸案。案发之后,段义和以爆炸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在官方话语系统中,段义和案是“官员利用职权玩弄女色、包养情妇,导致玩火自焚、自取灭亡”的反面典型,用来警示其他官员。但是,事情反过来想,这又何尝不是在警示那些情妇、二奶“伴官如伴虎”呢?

    表面上看起来,官员的情妇似乎没有多少危险性可言,无非是上床——收钱收物、上床——升职提拔或者上床——拿项目——赚钱,又或者是最近常常伴随贪官出现的“通奸”,付出肉身色相,收获各种利益,虽然很多时候只是一种交易,但不能排除其中包含某种程度上的感情因素。然而,在实际上,做官员的情妇是一种风险投资或者说赌博,因为“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官员往往并不仅仅有作风问题,更多的还伴随着贪腐,是犯罪问题。这样一来,作为“床上人”的官员情妇就很难不被牵涉其中,其付出肉身色相换来的各种收益也就先天被打上了罪恶的烙印,所谓同流合污者是也。这一类情妇的代表,有这样几个——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成克杰的情妇李平,因伙同成克杰受贿以及参与走私犯罪,2000年8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的情妇李沙娜,利用李纪周的职权便利实施走私,2002年12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原云南省省长李嘉廷的情妇徐福英,通过李嘉廷牟取不正当利益,因行贿罪2003年7月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原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的情妇原天津浩天集团董事长王小毛,因犯共同受贿罪、偷税罪,2008年10月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原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原中国石化集团总经理兼中石化股份有限澳门威尼斯人网站董事长陈同海的“公共情妇”李薇,在杜世成案发后,2006年12月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原北京门头沟区副区长闫永喜的情妇毛旭东,因卷入闫永喜贪污、受贿窝案,2012年10月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涉嫌犯罪的情妇,势必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她们的命运与自己身后的那颗“大树”密切相关,虽然是大树底下好乘凉,但一旦大树倒了,躲无可躲,只好随着大树一起倒掉。这类情妇,虽然要锒铛入狱,但保住一条性命的机会还是很大,不妨碍她们出来之后重新做人,但有些情妇就没有她们这么幸运,不仅要丢掉性命,还极可能丢在自己那位官员情夫的手上。近年来官员杀害情妇的典型案子,除了上述段义和爆炸案外,还有北京房山区原政协副主席许志远雇凶杀害情妇并焚尸灭迹案、原安徽芜湖市政法委书记周其东雇凶杀害情妇案、原云南昌宁县县委书记杨国瞿打死情妇并碎尸案、原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级调研员董兆岐杀死情妇并肢解尸体案、原广西昭平县粮食局局长关灿荣雇凶杀害情妇并沉尸案,等等等等。

    这些人为什么要杀情妇?原因基本相同,叫做“不堪情妇纠缠”。在上述案件中,被官员情夫杀掉的这些情妇,要么追求“转正”、成为情夫的正室,要么追求长期“在一起”、不准分手,所谓日久生情、难舍难离者是也。至于她们如何纠缠、如何让官员们不堪纠缠,传闻很多,但被证实的细节不多。从法律文书和新闻报道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无非是这样几种——以官员的短处(例如贪腐事实)相要挟、以闹到单位或者家里相要挟、索取大笔“分手费”令官员无法承受,等等等等。要知道,屁股不干净的官员总是要护短的,贪了的要掩盖,有老婆的不能后院起火,但这边厢情妇不依不饶,怎么办?要知道,屁股不干净的官员往往存在着一丝侥幸心理,在他们看来,只要功夫下得深,屁股上的屎总能想办法捂住,但情妇一闹出去则注定无法收拾,怎么办?唯有杀人灭口。要想保住自己,只能毁灭对方,在上述案例中,雇凶、毁尸灭迹是共同特点,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些官员情夫们的侥幸心理。

    由此看来,做官员的情妇真的要冒很大风险。想要没风险,想要成为永不被曝光的“通奸”另一方,除非那位情夫是大清官,怎么查都只是“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作风问题,而且还真拿情妇当红颜知己,只谈感情不涉其余,否则,做情妇的,首先得抛却名利之心,一不能想发财,二不能觊觎正室地位,就是单纯的谈谈情、上上床。可是,如果仅是这样,还有谁愿意去做官员的情妇呢?图的不就是个利益和名分吗?当然,万里挑一,羊群里可能会蹦出个骆驼来,如果有这样的情夫情妇,倒也不失为一段佳话;如果情夫能为了情妇抛妻别子、辞官归故里,那简直可以成为千古美谈了。可惜,这样的案例倒是至今未见。

    伴官如伴虎,情妇需谨慎。好自为之吧,纵使你机关算尽,总要先顾一下卿卿性命。(图为原北京门头沟区副区长闫永喜与情妇毛旭东共同受审)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